地上的星星(抬眼就看到了,好美)

为你推荐一本书

飘:

《世界的影像》

“你有没有想过,所有文学名著其实都是我的生活?亲近文学名著,就是进入一个比现实生活更为博大的人类的心灵世界,它是世界的影像。

文学的理想,正是揭示人间的真善美,了解人类丰富的痛苦、喜悦与希望。”

 

《苔丝》

“这是一本忧伤的书:一位少女的生命被慢慢地,但确确实实的毁了——不是被她的敌人,而是被那些自称爱她的人。这是怎样的爱,何以摧毁自己所爱?”

 

《茶花女》

这本书,是我在2010年买的,那一年,我十四岁。当时我不懂爱情,也不懂人生,我也丝毫不能理解玛格丽特和阿尔芒之间纠葛的爱情。今年我十七岁,仍然不能理解他们的人生,但这仍然是我很喜欢的书之一,我推荐给你们,一如我当年观摩它时,一样的真诚。

“我的见解是,唯有细心研究过人,才能塑造人物,正如只有认真地学习过一种语言,才会讲这种语言一样……相信一切寓于微末之中。孩子虽小,它却蕴含着成人;脑袋虽狭小,他却包藏着思想;眸子不过一个圆点,他却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几公里以外的地方。”

 

《少年罗比的秘境之旅》

”这是一段艰难的成长!爱在历史的风尘核战争的余音中升腾。生命搁浅的尽头,人性的光辉徐徐生辉。我们得以观看那凝结后的身影,孤涩男孩消瘦的背影如何转化成坚强男人沉稳的臂膀。一个男孩要走多少路,才能成为一个男人?“

 

《呼啸山庄》

爱情未必终是幸福的历程,相爱的人未必总是彼此善待。我们都熟知很多恋人因外来压力不能相聚的故事——有时是因为他们的家庭,有时是迫于他们所处社会的世俗习惯。”

 

《红字》

“我的想象力成了一面失去光泽的镜子。它映照不出,或者只能模模糊糊的照出我竭力要写在故事里的那些身影。我思想熔炉里燃起的火焰无法加热与锻冶故事里的人物……漆黑的土地,鲜红的文字。”

 

 

小豆之家:

1973年3月8日生于荷兰圣米尔希海斯特尔,是前荷兰前卫/另类摇滚乐队The Gathering的主唱。于2007年8月离队后,她曾参加自己丈夫Rob Snijders在内的乐队Agua de Annique,现以自己的本名活动。同时她还与Ayreon、Within Temptation等乐队合作。Anneke是一名创作型歌手,在现场表演期间担任吉他与键盘。她的音乐根基是古典与爵士乐,但她最喜欢摇滚和流行乐。她与丈夫有一个儿子Finn,生于2005年。

小豆之家敬上!

三味蔬屋:

有的时候家里只有一种蔬菜

只要想办法用合适的调味料和做法把它最大的特点发挥出来

就能变成一道美味菜肴

西葫芦小火慢煎最大限度发挥其本味

还是小白的方子

煎西葫芦

方子看小白下厨房http://www.xiachufang.com/recipe/1001445/

 

 

阿毛的天堂:

秋雨绵绵,月入故乡,忆起故人

 

十月末·雁南飞

十月末的天,伴着夜色,坐在归家的车上,窗外细雨绵绵。

调频里传来的声音,迫不及待的找到了这首歌,在一个适时的时间,触碰到了的旋律。

好久没有更文了,十月的最后一天,算作是一种纪念。

沿途的细雨,应是有两三年没有遇见家里的秋雨了,路上行人匆匆,灯光闪烁,阴云遮住的星光,若是一种思绪不定。放空,却见不到的边际,延长。

埙·记忆里的声音

埙的声音飘渺如云,却有着似是低声轻叹的低沉。

忽轻忽重,若有若无。

似一杯苦茶,尝之发涩,品之方觉回味无穷。

在桂林阳朔第一次听到的乐器,便被这不可言说的深沉感动,此刻归家的自己,便更是多出几分感慨,无处言说,何必言说。

这声音里像是一份慰藉,轻抚过心,如故友一般。

想来这“情”不单单是一份爱人之情。

故人·情人

秋雨绵绵的夜晚,冰凉入骨,想起的故人,忆起的情人,便是随着这埙的声音,与雁南飞。

是苦是乐,听者便是依着不一样的心境有着不一般的见解。

醉上千百回,醒后还落泪,两情若是长久时,岂在朝朝暮暮。

陌路分飞

或许这梦里的结尾,伴着留下的泪,融进这飘落的雨里,打在车窗,对着窗中投射出的影子,便是如同陌路,分飞,消逝......



食纪:

像不像红酒瓶塞?

这是外婆菜~

家乡炸春卷

好怀念。

就是谁都做不出外婆的味道了~

 

 

掉到异次元的书和影:

“Moon River”Audrey Hepburn

Music from the Films of Audrey Hepburn

 

 

 

Moon River, wider than a mile,
I'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.
Oh, dream maker, you heart breaker,
wherever you're going I'm going your way.
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.
There'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.
We'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's end
waiting 'round the bend,
my huckleberry friend,
Moon River and me.

那人总是在哼着曲子。洗碗时,牵着手散步时,甚至是在哄他睡觉的时候细碎不成调的音符就这样从嘴里蹦出来。他并不知道这首曲子出自何处只知道它来自于一部很老的电影,他每次就这样静静听着觉得聒噪的世界都安静了不少。

很久以后,他偶然听到熟悉的旋律从街边一家小店传来。他停下来听了会儿,犹豫着是否要进去询问这首曲子的名字,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毕竟他再也没机会和他说说话看看他现在的样子。曾经那些平凡却幸福的回忆就像那些老电影,由彩色变成黑白,再由清晰变得模糊,直到看不清彼此的身影。而唯一没变的就是随之响起的音乐。细碎不成调的音符串成断断续续的旋律,随着一帧帧泛黄卷页的画面消逝在脑海的最深处,再也没了声音。